还要带着八十多岁的爷爷去那儿见世面

  亦然说:“这英文的意思是一个叫杰克的男人送给一个名叫玛丽的女人的礼物。你老人家怎么会有这个,哪儿来的?”

  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巧得让人不可思议,冥冥之中仿佛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

  夕阳下,两位老人站在码头上紧紧握着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他们都有些驼背的身影构成了一幅无比美妙的剪影。亦然快速端起相机,“咔嚓”,他们的身影便瞬间定格在了哈德逊河畔的夕阳余晖里。

  中午时分,爷孙俩登上了哈德逊河上的游船。这是一艘提供午餐和晚餐的观光船。梁满仓老人是平生第一次坐轮船。

  听爷爷这样说, 亦然便仔细端详起这杆跟随了老人一辈子的旱烟袋:黄铜的烟锅,指头般粗 筷子样长的烟杆配着玉石的烟嘴,烟杆下吊着一个通常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缝制的烟荷包或者主人喜欢的什么物件,比如火镰、铜钱之类,这是爷爷那辈男人的标配,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来美登机时安检的小姑娘疑惑了半天,差点给扣下。亦然是闻着爷爷的旱烟味长大的,当然不奇怪。

  谁知刚上了没几天,世道就变了,可怜的詹姆斯随后就被人民政府赶回了英国。随后朝鲜战争爆发,他也被迫征召入伍。

  忽然,亦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对着烟杆上吊着的一块手工制作的有些粗糙的天使造型的铜挂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惊讶地问道:“爷爷,你这东西是哪来的,上面还有英文,以前我怎么注意过!?”

  梁满仓老人笑道:“我抽了一辈子烟,都半截入土的人了,还在乎啥有害无害的,你把烟袋还我,这烟袋杆对我来说就和你们年轻人的手机一样,是一刻也离不开的,没了它就像丢了魂一样。”

  在朝鲜,侥幸没死却当了俘虏,回国后就被打入另册窝囊了一辈子。更让他痛苦的是,当他在前线为政府卖命的时候,他善良的母亲却因为信耶稣被政府诬陷为反革命道会分子给了。...临死给家人留下的话是:一定要让后辈人读书,走出这穷地方。

  “呵呵,我们在有生之年还能相见,而且是在这样偶然的机会和场合,这真是上帝的安排啊。”杰克说。说来也巧,他本来今天是安排去图书馆的,谁知却临时改变主意,鬼使神差般上了这条船,如果不是冥冥之中上帝的安排又是什么呢。

  一个女娃娃拿到了美国户口,还要带着八十多岁的爷爷去那儿见世面,这件事在偏僻闭塞的家乡引起的轰动不亚于任何一件大事件。人们争相传颂的同时也不乏羡慕嫉妒恨。

  梁满仓的战友们对美国人的轰炸恨之入骨,见飞机坠落,全营搜山,发誓抓住跳伞者定要碎尸万段方能报仇雪恨。梁满仓也在搜山的队伍中。

  两位耄耋老人对桌而坐,沉浸对在六十多年前那个遥远岁月的回忆中。亦然通过翻译两人的对话终于解开了这枚在爷爷的旱烟锅上六十多年的吊坠之谜……

  亦然是他们家庭的骄傲,也可以说是整个家族和村子的骄傲。亦然能考上大学,除了她的天分,家庭的氛围也功不可没。而在贫瘠闭塞落后的黄土地,举整个家庭,甚至全家族之力供养孩子上大学的并不多见,尤其是女孩子。最困难的时候他这个当爷爷的甚至去卖血为孙女交学费。他明白,农村的穷孩子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唯一的途径是上学读书。而在三餐不饱的穷乡僻壤,有他这种认识的的人并不多。他能有这种眼光要归功于自己的母亲,往远了说要感谢他小时候见过的那位英国传教士。

  见无法说服梁满仓,杰克便掏出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金表、美元还有照相机要送给梁满仓。但都被一一回绝了,梁满仓只要了一样东西,杰克挂在脖子上的天使挂件。

  战争打到第二年冬天,梁满仓所在的营,整建制成了联军的俘虏。一天,正在俘虏营闲坐的梁满仓被管理员叫到了办公室。在这里他看到了那双在山洞里见过的蓝眼睛。

  已经八十四岁的梁满仓老人和孙女亦然就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这是他来到美国后的第十天。今天,孙女要带他参观的是象征着美国精神的自由女神像。

  杰克当然愿意,但不理解为什么他为什么只选了这个做工粗糙的挂件而不是美元金表。梁满仓解释说自己的母亲是基督徒,杰克马上就理解了。他摘下天使挂件郑重地放在曾是敌人的梁满仓手里。梁满仓嘱咐,除了现场的翻译这件事不要让他的战友和任何人知道,否则自己必死无疑,因为最终他是要回大陆的。

  这时,船上用餐的时间到了。服务生端上了丰盛的午餐,老人看着满桌的西餐一脸茫然,他给孙女说,一上午有些口渴,想喝杯热茶。亦然听罢呵呵地笑道:“美国人都喝冰水,没有开水的。”虽然有关美国人的生活习惯和历史,孙女在来美国的飞机上已经给他讲了无数回,但他还是无法理解这个与自己的家乡黑白颠倒的地方,比如时差,比如没有开水。他不明白,家乡的水如果不烧开了喝人就会闹肚子,难道美国人就不怕喝坏了肚子?

  “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船上的人们听说了两位老人的传奇故事无不为他们感到高兴,大家纷纷围过来向他们敬酒祝贺。

  亦然把爷爷的话翻译了过去。“梁,你还好吗?”杰克激动地握着梁满仓老人的双手并紧紧拥抱他。久久,两都不知说什么好。

  通过亦然的翻译,梁满仓笑着把烟袋锅递给了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但精神相当好的老哥。

  生活有时候就像穿越剧,两个老人在波光粼粼的哈德逊河上,坐在豪华的游船餐厅里,思绪一同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当回到现实中来时除了彼此的眼睛还流露着慈善的柔光外,往日的英姿早已风光不再。

  这回轮到亦然激动了,她把杰克的话翻译给爷爷听,只见梁满仓老人微笑着把吊坠摘下来双手递给杰克说:“物归原主了。”

  杰克决定邀请爷孙俩到他家做客。他要把这位中国老朋友介绍给亲爱的妻子并当着客人的面把这件迟到了六十四年的礼物送给妻子。

  命运的交集就此时发生了。一开始,联合国军凭着正义的使命和精良装备打得北韩和志愿军溃不成军,但付出的代价也很惨重。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他们的飞机被志愿军击落。同机的战友牺牲了,杰克跳伞逃生后落入了大山的密林中。

  杰克落地后迅速割断伞绳藏身在一个岩洞中,就在他想外出找吃的东西时猛然发现了正搜寻到此的梁满仓。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凝固了,杰克看到的是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

  郑重声明:投稿必须为作者原创作品,并且没有在其它微刊(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严禁抄袭、侵权,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本微信公众平台概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再说杰克,战争结束后回到美国后他毫不隐瞒地诉说了自己差点被中国人俘虏的经过,但他依然受到了英雄的礼遇。直到现在仍然享受着的荣誉待遇。起初的十几年,那个有着一张娃娃脸的梁姓年轻人经常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记忆逐渐模糊了,但在每年的韩战纪念日来临时,他仍然会想起那张娃娃脸。

  当游船靠近爱丽丝岛时他站在甲板上,眯起有些浑浊的双眼仰望着雄伟高大的自由女神,忽然就联想到了他小时候曾经见过的圣母玛丽亚的塑像,也自然地想起了他的母亲。

  梁满仓向四下看了看,把端着的枪垂了下去。他朝着惊魂未定的这个洋人点了下头就转身走开了。

  邻座的一位白人老者显然对这位东方面孔的外国人东西产生了兴趣。只见他友好地走过来盯着老人手中的烟袋锅说:“你好,老人家,我叫杰克,我能看看你手的东西吗?”

  从爷爷的表情和口气,亦然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故事,一个纯西方的工艺品尽管做的有点粗糙却和纯东方的物件联系在一起她感觉有些滑稽,因此急切地想知道它的来龙去脉,便摇着爷爷的胳膊让他讲下去,她希望是一个浪漫蒂克的爱情故事。

  亦然见这个叫杰克的老人对爷爷的烟袋锅感兴趣,也很高兴,她知道现在喜欢中国文化的美国人非常多。

  梁满仓看到的是一双深邃而充满了求生渴望的蓝眼睛。他长这么大这是看到的第二个洋人,第一个是救了他家乡很多人命的传教士詹姆斯,他也有着这样的一双蓝眼睛,第二个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现在只要他大声一喝,不远处的战友就会立即围过来。眼前这个人就会成为俘虏,他也会立功。可不知为什么,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临别时母亲悄悄告诉他说,打仗时把枪口抬高一些,上帝在看着你。

  他要报答这个救了他一命的人。通过翻译他告诉梁满仓,根据日内瓦公约,他可以选择遣返到美国,如果梁满仓愿意,自己可以帮忙。然而梁满仓回绝了,他还有母亲在中国,这是他主动回大陆的原因,因为大部分战友都选择了去台湾。

  杰克接过烟袋锅连声感谢,只见他摆弄着这个天使的吊坠竟然表现出了非常的激动情绪,他闭眼把吊坠捂在胸前:“我的上帝!”然后托着烟袋锅,惊讶万分地问亦然:“请问,他是你的什么人?”不等亦然回答他又急切地解释说:“我想说的是这个炮弹皮做的小天使曾经是属于我的,是我六十四年前在韩战的阵地战壕里给我妻子做的,你看这上面还刻有我的名字。”杰克知道眼前的这位中国老者不懂英语,他向亦然一口气说完后看着梁满仓老人,又看看亦然,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甚至自己的家人。如今他已经活过了八十多岁。经历了岁月的沧桑和磨难,他便把天使挂件拴在了烟袋锅上,使得反映在哈德逊河上的倒影成了一片火红色。时间销蚀了所有的仇恨,几十年来他不敢向任何人诉说他私放俘虏的事,梁满仓回到了祖国,”时间过得真快,孙女亦然出人头地,亦然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在告密盛行的中国,但他的被俘经历使他在乡亲们面前一辈子没有抬起头来。他问爷爷:“您认识这位先生?”只见梁满仓点了点头说:“抗美援朝时我们打过交道。但他忘不掉这稚气的娃娃脸和一双善良的眼睛。但却销磨不掉痛苦的记忆。橘红色的霞光把曼哈顿林立的摩天大厦照的遍体金黄,

  故事发生在当年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一九五一年韩战爆发,美国根据联合国的决议组成联合国军,支援即将被北朝鲜灭国的南韩。杰克随所在的美军第二十一步兵师在仁川登陆。他是陆军航空兵,负责在飞机上投炸弹。那一年他正在新婚蜜月期。

  当孙女告诉他,这尊塑像是法国人民送给美国的,已经在这儿矗立了一百七十多年时他很是吃惊,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习惯性地摘下腰带上的旱烟袋想抽一口烟,这是他每当有感慨时的习惯动作。谁知刚划着火就被孙女摁了下去并把烟袋抓了过去。亦然嗔道:“爷爷,公共场合是不可以抽烟的,说你多少回了,抽烟有害身体。”

  梁满仓老人本来不愿来,他怕给孙女添麻烦,但拗不过家人,只好在孙女亦然陪同下办了护照和签证。头一回坐飞机,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好在从小吃苦的他练就了一副好身板,竟然没感觉到劳累。

  四五天的游览参观让他看到了一个人间仙境般的美国,能来这样的国家是他这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其实他还有一藏在心底几十年的秘密,一个心结。这心结在亦然留学进入美国的那一天就产生了,秘密就掩藏在自己烟袋杆上的这个吊坠里

  亦然拿到身份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爷爷接到美国来看一看,原因是爷爷年纪大了,趁着身子骨还硬朗,让他看看外面的世界,以告慰告慰老奶奶的在天之灵。

  梁满仓老人活到这个岁数还是第一次被人拥抱。两个人像是久别重逢的战友,默契地不断点头,眼睛里似乎有泪流出。

  在吃饭的空档,梁满仓的烟瘾上来了,他情不自禁地又拿出了烟袋。亦然看见后瞪了他一眼嗔道:“爷爷!”梁满仓笑了笑只好强压着烟瘾抚弄起了手中的烟袋锅,其实荷包里没有烟叶。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天边形成了无比美丽的火烧云。在美国拿到了绿卡。杰克是偶然在战俘营看到了梁满仓,把痛苦深深地埋在心底,东方人的面孔似乎都是一样的,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母亲被政府后,

  

还要带着八十多岁的爷爷去那儿见世面

  他记得那是在他小的时候,家乡闹瘟疫,死了很多人,他和母亲也在劫难逃,眼看就不行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一位黄头发蓝眼睛,命叫詹姆斯的英国传教士来到了他的家乡。用他的药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包括母亲和他自己。后来母亲病好后就信了上帝,成了虔诚的基督徒。詹姆斯还办了一所学校。母亲义无反顾地把他送进了这所免费的学堂。

  梁满仓老人是中国西北黄土高坡上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能与美国结缘是因了自己的孙女亦然。

上一篇:每天一点青菜就饭吃
下一篇:我更加清晰地感觉到